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隔着栅栏说爱你-【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8:01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醒来的第一句话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吃力地挪动了一下像是散了架的身体,手不经意地碰到了什么温暖的物体。

海生,是海生吗?是你在吗?我将近疯狂地喊出了这句话,声音大得惊人。

林洛你醒了,太好了,乖乖呆着不准乱动,现在还在打点滴。那双温暖的大手紧紧地覆住我的忐忑不安。

海生,你是海生吗?我仍然穷追不舍地问。大手突然有一丝微微的颤抖,像是往肚子里吞了一口吐沫,迟疑地说,是的,林洛,我就在这里。

我的心顿时找到了归属,我爱的男人就在我的身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温暖触手可及。

>>把灯打开

我伸出手凭着感觉摸到海生的脸,手本能地缩了回来,他又瘦了,我难以想象他瘦骨嶙峋的样子。海生,现在好黑,你可以不可以把灯打开,让我仔细看看你?

林洛……我不能。

为什么?

乖,你该休息了。

不!我掀开被子皱起眉头下了床,为什么当我的手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的时候,看不见任何光线,再怎么黑的地方也不可能伸手不见五指,不是吗?海生拉住我的手,我轻轻地甩开,毫无边际地寻找灯的开关,却不小心将自己绊倒。我坐在地上慌张地伸手搜索可以帮助自己前行的物体,却触到了那双由温暖变得微微发凉的手。他俯下身双唇覆在我干涸的唇上。

可我却突然像个失去控制的疯子,用力摇晃着他的身体。告诉我,我是不是瞎了?告诉我,海生!

他没有说话。我瘫坐在地上。一个七尺男儿就这样似获珍宝般将我搂进怀里,他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衣。我们就这样拥抱在一起哭泣。不知地老,更不知天荒。

死去的记忆

林洛。他是这样叫我的,心疼的口气。

住院的日子里他一步都没有离开,每天对我说很多很多的话。他说,等你出院之后我带你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他说,你想吃什么,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一定给你买回来,哪怕把整个南京都翻个底朝天。他说,我爱你,至死也不渝。

我总是安静地听他说话,从不插嘴,偶尔微微笑。他忘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到。可是他说的每一句话我都愿意听,然后想天长地久。

出院这一天他牵着我的手,十分专注。他是不是真的害怕我会把自己丢了?其实他不用担心,哭着喊着我都会找到他,只要他在原地等着我,一秒都不离开。

他说,宝贝,我们回家。我的眼睛被纱布蒙着,外面的世界我看不见,就算是将纱布拿下来,也看不见。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瞎子。海生察觉我没有说话,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动情地说:即使我倾家荡产也要找最好的医生把你的眼睛治好,宝贝,你要等我给你幸福。

我亲爱的海生不知道,我不需要什么倾家荡产,不需要丰富的物质生活,我只想他一直待在我身边,把最完整的他给我。可我还是安静地点头,纱布后面的眼泪的倾覆,他始终看不到。

他在开车,我坐在他的身边,我试图去记起什么。可是开始思考的时候,头便会剧烈地疼痛。

我不记得自己为何一觉醒来就待在那个该死的地方,海生从不提及事情发生的原因,就算我追问,他也逃避,或者草草了事,又或者绞尽脑汁地转移话题。

可我分明记得在多久之前有一只有力的大手义无反顾地将我推开,拥着另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优雅地上了车,然后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我拼命地喊他的名字,我说,海生你不要离开我,回来,回来好不好!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可是他搂着她的小蛮腰时,未曾侧目。空荡荡的大街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像疯子一样奔跑,我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地歌唱,唱我们相爱时唱过的歌。以怀念的姿态,回首那些甜蜜的岁月。然后绝望悄悄爬上心头。可是后来,后来怎么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不敢也不愿对海生提起我想起的事情,因为现在他就在我身边,我要牢牢抓着他,不能让他再将我一个人抛下。海生,你不要离开我,哪里都不准去,只能在我的身边。

他把嘴巴贴在我的耳边温柔地说,我不去,哪里都不去。

谢谢?

林洛,你爱我吗?

嗯,我爱你。

爱的是海生这个名字,还是眼前活生生的人?

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我爱的是你的全部,爱这个爱我的你。

谢谢。

谢谢?我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脸上本能地显出惊讶的表情。为何爱也需要感谢,我不知道。难道有一天他会把我一个人丢在原地,将别的女人拥在怀里?不行,林洛你不能再胡思乱想了。我下意识地警告了自己的多心。

不过他可曾想过一句谢谢,会划出多大的界限,爱情之间也会有隐约的隔膜突兀起来。

带我去迪斯奈

2005年3月的某个清晨,海生带着我离开了我们相爱的城市,将远赴日本。他说,他已经联系好了当地最有名的眼科医生,并将在到达后的第二个星期的星期三进行手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坐在安稳的机舱里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温柔地抚摸我的长发。

到达大阪后,海生带我去很多地方,他说那时候他在这里读书的时候最喜欢跑去看樱花,那些美丽的花瓣儿像雪花一样落满一地,那时候只有一个人,很颓废的幸福。他带我去北海道、名古屋、神户,城市的风里留下了我们爱情的芬芳。

海生喜欢看着我笑,他说无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只要我一笑就会融化所有的艰难困苦。我笑着说,等我的眼睛好了之后,你带我去日本的迪斯奈玩,好吗?

我的林洛现在都26岁了,怎么还像个大小孩。海生抱着我笑得像个孩子那么开怀,为什么过去的回忆中,我爱的他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盎然的笑声可以温暖我的整段岁月?

不准偷看

手术过后,我的眼睛还是被纱布蒙着,我已经可以感觉到微弱的光线。医生告诉海生手术很成功,海生高兴得抱着我笑到流出了眼泪。

晚上,趁着海生睡觉了,我从自己的床上爬到了他的身边,想偷偷地将纱布掀开一点缝隙,想看看我亲爱的海生。

林洛!乖,睡觉去,不准偷看。

哎呀,被发现了……我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被窝里。

打一针免疫细胞多少钱

北京301干细胞价格表

NK细胞可以治疗食道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