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江西高安皮革加工企业疑被误杀

发布时间:2020-12-25 17:33:03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江西省高安市6家皮革企业的老总们最近异常焦虑,而且苦不堪言。

对于自己的企业上了工信部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名单,这6家皮革企业老总觉得 “一切都来得太莫名其妙”。

莫名的淘汰

江西省政府的网站上有这么一则消息:“工信部《关于下达2010年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0〕251号)要求,2010年全省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分别是:炼钢100万吨,焦炭10万吨,铜冶炼3万吨,水泥161万吨,造纸4万吨,制革10万标张,化纤0.5万吨。上述淘汰目标任务须在今年第三季度前完成。”

公告涉及即将被淘汰的制革产能,除了江西省宜春市宜丰县港丰皮革制品有限公司0.5万标张制革生产线以外,就是坐落于高安市的6家均低于3万标张制革生产线的皮革企业了。

它们是高安市兴琳皮革化工厂0.2万标张制革生产线,瑞龙皮革加工厂0.2万标张制革生产线,瑞宝健震皮业有限公司1.7万标张制革生产线,恒盛皮业有限公司2.3万标张制革生产线,环球实业有限公司2.5万标张制革生产线,渲浴皮革有限公司2.6万标张制革生产线。

按照工信部关于制革行业结构调整的指导意见:“依法取缔违法违规小制革,淘汰年加工3万标张以下的制革生产线;严格限制投资新建年加工10万标张以下的制革项目。”这6家都在3万标张以下的企业9月底前必须关停。

关停对于高安市环球实业有限公司的老总段锦龙来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环球实业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出口沙发以及皮鞋贸易。自从2003年进入工业园区,环球实业每年向高安市政府的纳税金额达到150万元至200万元左右,月均产值都能达到1000多万元。

这6家企业中,除去兴琳皮革化工厂、瑞龙皮革有限公司外,环球实业有限公司与其他3家皮革企业均坐落于高安市工业园区内,它们的产品都用于出口,而且规模、投资、产能不相上下。“如果一旦关停,那我500、600万元的设备就白白浪费了,加上我还有那么多原材料、半成品都处理不了,我的损失起码要1000多万元。” 段锦龙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不仅仅是处理不了的原材料与设备上的损失,自从这6家企业“榜上有名”之后,业务量明显较少,而且债权人纷纷逼债。

“相比于原来的每月1000多万元的订单,这段时间订单减少30%,”段锦龙告诉记者,“因为很多客户在网上看到我们9月份会被淘汰的消息,都不敢和我们做生意了,以为我们犯了什么大错误。”

恒盛皮业有限公司老总刘胡伟告诉记者,不仅仅订单受影响,银行贷款受限是最大的问题。“没有哪个银行敢把钱贷给政府公布会淘汰的企业。”

瑞龙皮革加工厂的刘姓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银行现在不给贷款,加上订单数急剧下降,瑞龙皮革的很多员工已经“打包回家了”。

搞错了?

在被客户质疑、订单骤减、银行逼债的层层重压下,这6家皮革企业纷纷质问:为何名单上报前没有实地调查企业是否存在污染?为何在高安注册的十几家皮革企业中那些低于3万标张的其他企业都没有被淘汰呢?

记者走访了这6家企业之后发现,高安市兴琳皮革化工厂只做皮革化工,不过是企业名称中含有“皮革”二字,厂内根本不存在任何猪皮或牛皮生产线,那“0.2万标张”对于他们来讲算是“天上飞来的产能,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剩下的几家在工业园区的皮革企业也都不像大家想象的属于“制革”的企业。

从制革业来说,毛皮加工、皮坯鞣制(俗称“水场”,即皮革生产“前段”)用水量大且工业污水无法保证达标排放,因此那些年产3万标张以下的生产线列入2010年淘汰落后产能制革企业名单。

“我们只是处于皮革产业链的后段,并不算是制革的企业。简单说,就是我们购买已经经过化工去毛的皮坯,然后对皮坯进行物理的印花或者涂料,精加工成高附加值、用于出口的班椅和高档沙发的沙发革,在这一过程中并不像制作皮革那样会用大量的工业用水。”刘胡伟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发现,在印花与涂料的过程中,这些企业并无废气排放,污水排放仅限于员工对染料桶、以及手套等的清洁用水。在每个企业中都安置了排水蓄水池,水的排放量每天达半吨左右。

从事皮革研究30多年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皮革在喷涂过程中会对空气有些污染(如果使用溶剂)或近距离的雾状浆料污染,洗桶水中也会有少量的残余化工材料排出,但这个污染是较少的”。

从淘汰落后产能的字面意义理解,应该是对传统产业中一些低产高耗的粗放型工业过程进行整顿。然而,就这几家皮革企业是否真正因存在污染而被淘汰,高安市工业园区的管委会主任胡小民、高安市经贸委主任左小林、以及相关市领导、甚至包括前段时间从江西省工信委派来的暗访人员均表示“并无太大污染,很可能搞错了。”

谁上报名单?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这个名单并不知道何人从何渠道上报。据记者了解到,即将“被淘汰的工业园区的皮革企业在高安属于规模最大的企业”,既然他们产能都不达标,那剩下的那些不管从规模、产能以及缴纳税收方面都无法与工业园区的皮革企业竞争的小型企业又为何没有“惨遭淘汰”?

原来“工业园区的企业经营更加正规,在税务局的纳税证明中有记录,名单查找起来更加方便。而其他几家规模太小,很可能在上报的时候根本看不到这那些企业的名字。”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官员告诉记者。

而且,据记者的调查,高安市几户入园皮革生产企业月生产能力均在80万平方英尺以上,规模都比较大,与皮革“水场”3万标张不是一个概念,从生产量来讲远高于3万标张。公告中的生产能力0.2万、1.7万、2.3万标张的数据从何而来,让这几家企业的老总相当困惑。因为,皮革精加工环节的计量以“平方英尺”为单位,“水场”才以“张”为单位。

更为奇妙的是,按照江西省规定的淘汰10万标张落后皮革产能的规定,将这6家5年前注册的产能相加发现:0.2+0.2+1.7+ 2.3+ 2.5+ 2.6=9.5万,而所差的0.5万标张正好就被一直将废皮重新加工利用的宜丰的港丰皮革制品有限公司补上。

按照惯例,此事应由地方工信委进行上报。然而在高安这个县级市,并没有工信委这个部门。工业园区归属于地方经贸委,经贸委一直履行工信委的某些职责;不过发改委在地级市里大都归口到了工信委,但是在高安市,发改委的某些职能部门同样也在履行工信委的职责。所以,当记者问及“工信部产能落后”一事,发改委、经贸委、市政府各个部门均相互推诿,纷纷表示“此事不经我手,不知道哪里上报的”。

而这种“不知道”所带来的重担只压在了企业的身上。目前,渲浴皮革有限公司索性将转产进行到底,准备全方位进军陶瓷业,而剩下的做皮革后段的企业一边在向银行说明情况,一边在向客户沟通。总之“真是麻烦大了”、“或者也只能转产,改做别的”。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上述6家皮革企业已经联名上书江西省工业信息化委员会,申请从工信部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中撤下。

疑惑之二——因何被淘汰?

为何名单上报前没有实地调查企业是否存在污染?为何在高安注册的十几家皮革企业中那些低于3万标张的其他企业都没有被淘汰呢?

皮革精加工环节的计量以“平方英尺”为单位,“水场”才以“张”为单位。公告中的生产能力0.2万、1.7万、2.3万标张的数据从何而来?

按照江西省规定的淘汰10万标张落后皮革产能的规定,将这6家5年前注册的产能相加发现:0.2+0.2+1.7+ 2.3+ 2.5+ 2.6=9.5万,而所差的0.5万标张正好就被一直将废皮重新加工利用的宜丰的港丰皮革制品有限公司补上。淘汰落后产能只是简单的数字游戏?

江西高安市皮革生产工艺流程

高安市的皮革生产企业不属于工信部淘汰落后产能要求所指“制革企业”,而是皮革、皮件加工整理企业。“制革”是指毛皮加工、皮坯鞣制,其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工业污水(水转鼓用水),容易造成环境污染。高安市皮革生产企业没有毛皮加工、皮坯鞣制,而是直接购进已鞣制好的皮坯,上色压花成沙发革,属皮革精深加工工艺,其生产过程中没有工业用水,更没有工业废水排放,对环境不构成影响,且没有大量能耗。

高安市皮革生产企业工艺流程如下:购进—挑选—涂饰—压花—圈边—喷涂—整理—质检—量尺—包装。

孝感癫痫医院

合肥哪里看皮肤科比较好

杭州微管无痛人流的医院

卓尼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