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没有微信在没有微信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1:33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上个星期,我决定做一个实验。我删除了手机上所有的社交软件,微信、QQ、人人和知乎,趁着备考GRE的由头,我想要尝试一下,持有一部没有社交功能的手机,是一种怎样的生活状态。

当我在半夜1点给所有人群发了弃用微信的消息、憋着一口气把手机上所有的社交软件全部连根拔起的时候,感觉自己大松了一口气,就好像林则徐当年费尽周折,终于在虎门把那些劳什子鸦片全部烧掉一样。我看书的时候,再也不会有讨厌的嘀嘀声了;我拿手机背单词的时候,再也不用担心顶部跳出烦人的提醒了;中午排队的时候,我终于有空看看我在印象笔记里的文章,而不是一遍又一遍地刷新朋友圈了。这个世界终于清净了。我想着,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第二天发生的事情啪啪啪地打了我的脸。

早上起床,我习惯性打开手机找微信;背完了单词想放松一下,我打开手机找微信;中午排队等饭,我打开手机找微信。根据不完整记忆,我当天找微信的这个动作至少做了20次,事实上到后来我已经清楚地知道,微信和它的小伙伴们已经彻底被我从手机里扫地出门了,却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打开那个名叫Social的文件夹,就像博尔赫斯小说里那个翻阅着无尽之书的可怜人儿。

微信已经成了我的手机存在的目的,其他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它的点缀罢了。背单词?不过是在等待下一条信息的到来;看新闻?小伙伴自然会分享的,怕什么;刷知乎?聊以增加一点朋友圈的谈资罢了。这种微信中心主义在微信被卸载以后,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不再利用碎片时间背单词,因为再也不会有下一条信息到来了;我也不想去看新闻,不能发到朋友圈的新闻看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当我在澡堂门口看见性病、传染病者严禁入内,满心激动地拍了照,却发现无法上传到微信朋友圈时,我感觉这句话似乎也不那么好笑。

弃用微信后的第二天,我感到我的焦虑有所缓解,可能是电脑让我分散了注意力这两天在网页上停留的时间明显比以前要长了。问题是,我费这么大力气卸载了微信,可不是为了留出时间刷知乎和豆瓣的。无奈,我只得对自己动用家长控制功能,以防手贱。

第三天,我感觉自己对微信的焦虑感已经下降很多了,尤其是朋友圈,已经没有那种非看不可的执念了。虽然偶尔还是会翻翻手机,在新食堂看见别人浪费的时候还想吐槽两句,但是已经没有第一天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了。

闲时我常想:为什么高中的时候既没电脑也没手机,我却完全不像现在一样感到焦虑呢?也许是因为朋友圈在消弭了时空距离之后,创造了一种虚假的联系感,正如微博创造了一种虚假的话语权。大洋彼岸的初中同学,今天中午吃的是日式料理还是法式沙拉和我有关系吗?也许没有,但当它出现在朋友圈时就和我有了关系,我可以上去点个赞,或者评论。不熟悉的人可以借此变得熟悉,熟悉的人可以借此维持关系,然而当联系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它也就有可能变得浅薄和廉价。我们多半无法在朋友圈里表达观点而只能发泄情绪;评论并不是真的为了评论,只是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注意。

第四、五、六天,打开手机的频率明显降低,并且可以看一些手机里比较长的文章了。电脑上的微信两天没有上,甚至自己都忘记了这件事情。在星期五的时候,因为想看一些政治哲学方面的书,于是解锁了家长控制,去豆瓣网上搜书。半个小时以后,感觉书单搜集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关闭了浏览器。看看时间,才早上9点。

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一种难以言状的喜悦于我而言,上网终于重新成为一种工具。

我不再打开豆列里的每一本书看相关的阅读拓展,不再看到一本书就去网上搜它的电子版,然后放在硬盘里吃灰,不再在多个版本之间,花一个上午的时间纠结来纠结去,最重要的是,我不再需要强迫自己去做到这一切,仿佛自然而然就应该如此。

豆瓣网是一个好工具,它可以帮你找到很多很棒的书籍,但如果仅仅在书单之间流连就没有丝毫助益;知乎网是一个好工具,它的确可以帮你发现更大的世界,但如果止步于在不同答案间穿梭而不进一步阅读和思考,那其实和看YY小说没有差异;微信也是一个好工具,它让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前所未有的便捷,但是每天像皇帝批阅奏章一样伏案刷朋友圈,既无必要也无助益。流连出自恐惧,恐惧和别人不一样,恐惧被他人遗忘,于是我们在评论和状态中,一遍一遍地证明着自己的存在感。

微信的启动画面非常有意思,一个人站在地球上。我觉得这幅图非常好地阐述了微信给人造成的影响。它让你同地球上的其他人连接在了一起,与此同时,却让你感到一个人无可抑制的孤独。电话和短信时代的手机是一柄剑,微信和微博时代的手机变成了一张网。生活在一个信息中毒的时代,我们一步一步走向赫胥黎所描绘的那个美丽新世界。

暂别手机上的社交软件,试试看,每个人的感受可能会不一样,但一定会是一种特别的体验。就好像去灵隐寺当一段时间的居士,倒不是真要归隐山野,但回到世俗红尘之后,总会多那么一些灵性的。

石家庄职业装设计

南雄工作服制作

三明制作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