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深圳打工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0:37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小的时候,觉得自己获得的所有的东西,好像都是理所当然的。于是看到漂亮的衣服,闻到好吃的东西,就会对爸爸说,我要。只是慢慢地,发现原来不是每一个孩子都可以有同样的东西。好像当我穿著一条漂亮的的确良连衣裙在弄堂里面走过的时候,引来的是别的小朋友羡幕的眼光,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会发现,我的邻居好朋友,她家里面的玩具总是比我多。当我问爸爸为什么不给我买的时候,爸爸沉默不作声,奶奶就会在旁边说,小孩子不懂事情,不知道这些都是要钱的,不知道你爸爸工作有多辛苦吗?

人就是这样开始,知道了钱对于生活的重要。慢慢地,随着不断长大,我开始明白,谋生一点也不容易。大部分人和我一样,没有一个有钱的爸爸,因此在大学毕业之后,需要自己去找到一份工作,首先是要能够自己养活自己。

我还记得自己刚刚到深圳的日子。那段日子,让我真的明白什么叫作生存。因为母亲的关系,大学毕业之后,我到深圳去了,放弃了在外资公司的工作,在母亲的公司帮忙。所谓的公司,其实就是那种皮包公司。我和母亲还有她的几个带着发财梦来到深圳的亲戚,也算是她公司的员工一起,在深圳的一栋农民房里面,每天忙忙碌碌,和形形色色的人碰面。用母亲的话来说,生意就是这样碰出来、谈出来的。

我的母亲在我四岁的时候,就在我的生活当中消失了,然后在我18岁的时候又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对于少女时期的我来说,母亲在我的想象里面,是一个神秘而又亲密的人物。于是当她说,希望我大学毕业之后,能够到深圳帮忙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去了。记得当时我的父亲什么都没有说,他总是这样,每当我要决定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总是什么也不说,即使之后我碰得头破血流地站在他的面前,他还是什么都不说。

我还记得那个夏天,我提着一个箱子,来到母亲既是办公室,也是住宅的地方。母亲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穿得这样不好看。那一天,我穿的是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一条长长的花裙子。母亲总是嫌我长得不漂亮,因为那样在她的眼中,我很难找到一个有钱的男朋友。看上去还非常年轻的母亲对我说,在外人的面前,不要说我是她的女儿,这年头,一个女人要做生意,要在这里混下去,不要让人家知道年纪,不要让人家知道婚姻状况会更加划算。当时的我,真心诚意地想,这个从来没有生活在一起过的母亲,她曾经经历过多么艰难的日子,我应该帮她。于是我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慢慢让我开始明白生活的艰难。在我住的房子对面,是那些打工妹的集体宿舍。每天都会看到她们到了吃饭的时间,很多人都是端着一碗白饭,就着一瓶辣椒酱,津津有味地吃着。

而我们的生活也不富裕。我发现,我的母亲什么生意都做,只要能够赚到钱,哪怕只是一点点。虽然请别人吃饭的时候,我的母亲总是抢着埋单,但是在家里面,每顿饭总是节省到只有一个素菜、一个荤菜。不过我的母亲是那种哪怕口袋里面只有两块钱,但是也在别人面前装得像一个百万富翁那样豪爽的人。这也就是,直到现在,兜兜转转,她还是在用这样的方式生活着。

我的母亲经常会突然消失一段时间,于是房东就会找我来要房租。他的这些亲戚每天都要开饭。曾经有一天,我的口袋里面只剩下两块钱,看着他们,看着这个地方,我真的想哭。因为我不知道,这两块钱用完之后,明天如何生活下去。母亲消失的时候,我必须自己赚钱支撑这个家,同时也是支撑我自己。靠着同学的关系,我接到了一单礼品生意。我还记得我和我的同班同学一起,跑到别人的厂里面和别人谈判起来。不过别人很快看穿了我的底价到底是多少,这个合同签得有点灰溜溜。不过好歹有点钱赚,心里面已经算是很满足。

还有一次,我的母亲不知道从哪里拖来一百箱饮料,从东北运到了深圳。而她自己却不知去向。我手忙脚乱地找了一个仓库把这些饮料存放起来,但是开始为仓库费发愁。面对这一大堆连我都没有听说过名字的饮料,我和我的这位同班同学一起,推着自行车,开始一家小商店一家小商店地推销。求人真的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要面对别人毫不留情的拒绝,或者是那种干脆不愿搭理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还好那个时候年轻,刚刚走出校门,反而能够承受这些东西。如果是现在,我真的很难想象自己,还能不能像那个时候那样,去做这样的事情。

结果,就这样,冒着炎热的天气,我还记得,有一天的下午还下着雨,我们的自行车倒在地上,一箱子的饮料从后座上面摔了下来。那个时候,一刹那有一种绝望,觉得自己不可能做成任何的事情。我知道我的这位同学那个时候和我有着同样的感觉。

不过幸运的是,我们的这种软弱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我记得我们扶起自行车,继续一家商店、一家商店,推销着我们的饮料。最后,终于有一个好心人被我们感动,于是我们又赚了一点钱,终于可以解决一大帮人一个月的生计问题。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很快我发现,原来我和我的母亲对于生活的价值观、生存的方式实在有太大的区别。我的母亲总是拿一些她身边的年轻女孩给我做例子,谁谁谁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头,谁谁谁嫁给了一个港商,或者是谁谁谁做了二奶,而她获了多少多少的房产。在我母亲的眼里,钱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也不要和钱过不去,因为只有足够的钱才能够生存。但是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如果真的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很有钱,倒也是不错的一件事情,但如果只是为了钱却并不值得。

沈阳工服制作

镇江职业装制作

东营订制西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