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四大疑案之南大女生碎尸案曾招魂查凶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1:48:06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中国四大疑案之南大女生碎尸案 曾招魂查凶(组图)

南京“1?19”碎尸案,又称南大碎尸案、刁爱青案,案发于1996年1月19日,地点为江苏省南京市,受害人为南京大学一年级女学生刁爱青。受害人遗体碎片在其失踪9天后,也就是当年1月19日清晨,被一名清洁工在南京华侨路发现。凶手为消灭作案痕迹,将其尸体加热至熟,并切割成超乎常理的 2000片以上并且抛撒在南京市中心附近。案发后,南京市公安部门内运用警力进行大规模搜查,甚至曾经暗中找道士招魂查凶,但至今仍未找到凶手。

普普通通的女生

死者刁爱青,女,生于1976年3月,遇害时为南京大学鼓楼校区信息管理系现代秘书与微机应用专业专科一年级学生,在鼓楼校区学习和生活,遇害时不满20岁。她住在鼓楼校区南园四舍,该宿舍楼当时人员复杂,流动性大。

其父刁日昌,住在江苏省姜堰市沈高镇刁舍村四组,一边在家种田,一边在柴油机配件厂做工人,家境普通。

刁爱青是一个从苏北农村刚刚来到南京仅百日左右的年轻少女,很难说有什么仇家,抑或是情敌,也并没有多少积蓄,因此凶手的动机受到了广泛猜测。然而,许多人表示质疑,他们认为碎尸仅仅是凶手为了毁灭可能的线索与证据,而且凶手一定是擅长屠宰、烹饪或者是医术的人。

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吴晓洁回忆,刁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校说起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

刁爱青不会骑自行车,从小到大由父亲接送上学,父亲对其非常疼爱。

邻居朱大婶对此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刁日昌总喜欢用自行车驮着这个从小就不爱出门的女儿,骑行在乡间小路上。

“样子看起来有点像假小子,其实特文静、内向。”吴晓洁回忆,睡在宿舍上铺的刁爱青总喜欢把蚊帐放下来在里边看书,或者听音乐。刁爱青喜欢王杰、齐豫等嗓音有些忧郁的歌手,她常哼唱的单曲是《萍聚》,“听起来很有韵味”。

十多年的记忆难免淡去,吴晓洁能够想起刁爱青的书籍里有《辽宁青年》,刁广明记起的是《电影文学》。周末上街,刁爱青总会在书摊前流连。她和同学们也合得来,没有什么矛盾。只有当谁把她的书弄丢了、破了或者皱了,吴晓洁察言观色,会发现刁爱青可能会生闷气,以后她便再也不愿借书给那人看。

两人都爱书是吴晓洁和刁爱青结为知己的主要原因。刁广明做过村里的会计,“不同于一般的农民”,吴晓洁觉得刁爱青家里有“文化气息”。同学中,也只有吴晓洁有到刁爱青家里翻书架看书的“特权”,而刁爱青则很少到吴晓洁家作客。

在吴晓洁的印象里,相比同龄女生,刁爱青似乎更谨慎。她俩走在路上,陌生人搭讪,吴晓洁总会应付两句,而刁爱青从不理睬,她还提醒吴晓洁要注意安全。

刁爱青的另外一位同学潘秀丽,从小学到高中都和刁在一起。她回忆,刁爱青小学成绩较好,到了中学算是中等。长得不是特别漂亮,喜欢独处但并不张扬,朋友不多,爱憎分明。“很普通的一个女孩,有点孤僻。”

1994年高中毕业后,三个农村女孩各自走上了命运设定的人生之路。潘秀丽上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吴晓洁上班,刁爱青复读一年后上了南京大学专科。而刁爱青上大学的百余天内,三个人还是会时不时在一起聚聚。吴和潘都觉得上了大学的刁爱青,和高中时候相比没什么大的变化。

1996年1月7日是星期日,也是潘秀丽的20岁生日,她约了刁爱青等几个老同学聚餐,刁爱青像往常一样没怎么说话,当晚和潘秀丽同住,次日回了南京大学。潘没想到,这成了她和刁爱青的最后一次见面。

刁高三时候的照片,这个小姑娘不算漂亮,但比较清秀老实,没想到居然造此横祸。

意外的失踪和遇害

1996年1月10日夜间,刁爱青吃完晚饭出走,据称是由于当时同宿舍女生违反学校规定使用电器,导致担任宿舍长的刁爱青也受到处罚后,心情不佳赌气外出散心,此后再未回到宿舍。

死者离开时,铺平了自己的被子,似乎表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还准备回来睡觉。

目击者最后看见刁的地点是紧靠南大附近的青岛路,她当时身穿红色外套。从她的装束来看,也没有任何的异常!

1996 年1月19日,一场大雪之后,刁爱青的尸体被发现。一个在南京新街口附近的华侨路(华侨路为南京市中心闹市区)清扫大街的老太太,清早发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包中装有500多片煮熟且码放整齐的肉片,以为是猪肉,回家后打开仔细的清洗,结果在清洗的过程中发现了三根手指,吓个半死,于是报了案。

之后尸体另外的部分在水佐岗路(南京闹市区)和龙王山(南京龙王山景区位于南京江北距离长江大桥6公里的宁六高速公路旁,距离市区很远,而且需要过桥)被发现,均被包在提包以及一条床单之中。最惊人震惊的是,尸体在煮熟后,估计总共被切成了2000多片,刀工十分精细,码放整齐。

当时南京市的刑侦团队在全国鼎鼎有名,但法医也被凶手的手法所震惊。建国后,还没有一起碎尸案能够做到如此的地步,而且碎尸块数之多,手法之熟练,就算普通法医也绝对没有这样的心理承受力和技术能力,由此可见凶手的残忍与超强的心理素质。

2008年7月1日,记者几经周折,找到一位当年参与侦查“1?19”碎尸案的警官,虽然已经过去12年,但他对于这一碎尸案仍然记忆深刻。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经手办过不少案子,但是还从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案子。”该资深警官说,“凶手确实很残忍,我们发现的尸块竟达到2000多块,并不是民间传说的1000多块。每块都切割得很小很整齐,从凶手碎尸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比较专业的,对解剖知识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亲眼看到过死者的手脚,肢解得很整齐。而且,死者的头和内脏都被煮过。”

据介绍,由于当年还没有DNA技术,法医只能通过尸块上的体毛特征、肌肉纤维组织等确认死者为女性。

由于遗体损害严重,根本无法辨认相貌,一度无法确定身份。还好,当时女大学生之间关系还都比较好,互相也比较关心。刁爱青的几个室友见刁数日没有回到宿舍,就立即向老师汇报。

南大这个老师社会阅历丰富,她感觉一个刚入学的外地女生突然失踪,怕是凶多吉少,立即联系学校保卫处。南大保卫处联系刁父,再确认刁没有回家以后,他们赶忙向南京警方报警。

刁的父亲刁广明事后回忆:上一次接到从南京打来的电话,是12年前的1996年1月19日。电话里南京大学保卫科的人询问刁爱青是否在家,刁广明这才得知,女儿离校失踪已约10天。他当日即赶到南京,警方对其作了笔录,详细询问了刁爱青的身体特征以及衣物鞋子等形状。

警方立即组织刁的女室友来辨认尸体!

但警方当时颇有顾虑,因为尸体毁坏如此严重,就算一般医生也不敢看,更不要说几个不满20岁的女孩子。

可是刁平时性格温和善良,人缘很好,几个女室友对其相当喜爱,对她有可能遇害极为悲痛。此时几个女孩出于悲愤,居然鼓足勇气敢于去辨认尸体。

结果三个女生刚走到刑警队停尸房门口,一个女生被吓得双腿发软走不了路,只得作罢留在门外。另外两个女孩牙咬走进去辨认。其中一人刚看了一眼,就由于过于恐惧。当场尖叫后虚脱,被女警察扶了出去。

另外那个最胆大的女孩勉强看了两眼,随即也冲出房间,弯腰剧烈呕吐。但这个女孩仍然辨认出了刁身上的一个重要特征,从而确认的遇害者的身份。

刁生前居住的宿舍楼。

没有一点线索的案件

遇害者身份的确认,并没有让案情明朗。

由于遇害者是一个刚刚到南京的女孩,一无亲戚,二新认识的无朋友,三连稍微熟悉的一点人也没有,社会关系几乎是0,根本无法通过一般办案的排查法找到凶手。

警方对刁的同学,好友进行排查,由于人数太少,几乎瞬间就排除了嫌疑。

警方无奈,只得发动群众,希望能够有人提供线索。

据这位警官回忆,当年南京警方为侦破此案,发动了“人海战术”,进行了广泛细致的排查。“可以说,当时南京几乎所有的警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这起案件。有的是被抽调到专案组直接参与,更多的则是在所辖片区进行排查工作。”

据了解,当年凶手的抛尸地点大多集中在闹市区,多达五六个地方。“凡是在抛尸现场出现过的人,比如说垃圾箱,只要倒过垃圾的人,我们都会逐一进行排查,当时确实很紧张,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生怕漏掉每一个线索。根据凶手抛尸的地点以及相关调查情况,我们推测凶手应该就住在大学校园附近,而且很有可能是骑自行车进行抛尸。”

根据凶手的碎尸手法,南京警方曾一度认定凶手的职业是医生或屠夫,并对符合作案条件的这两类职业的人群进行了广泛排查。“后来经过各种渠道的情况汇总,又扩大了排查目标人群……”

据称,由于被害者是大一新生,交际并不广泛,而且这名女生比较内向和单纯,这给警方的调查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案发后,南京市警方高度重视,并成立了专案组进驻南京大学,当时附近几乎所有居民都受到了盘查。直到案发之后3个月,专案组才撤离南大。

由于当时怕案件公布了引起市民恐慌,一时都没有人知道这个案。只是苦于一点线索都没有,警方无奈,被批评在报纸上登了认尸启事。

当时,南大校内先是有小道消息流传此案,随后正式贴出了被害女生的照片。据说所有学生都要接受调查,提供事发当晚不在现场的证人。当时的媒体报道了相关新闻和批示,警方悬赏通告,公布了涉案的几个提包和一条印花床单,希望市民提供线索,但限定破案的日期过了,案子却毫无进展。

案发后曾接待过刁广明的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副主任杨群英,告诉记者说,她对那个叫刁爱青的女孩已经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出事后学校就更换了班主任。

成都到邢台物流价格

福州轿车托运

成都到宁夏物流专线